据《新民晚报》报道,从今年2月1日起,重庆将正式实施酒后驾驶与机动车交强险费率联系浮动制←度,酒后驾У驶将导致交强险๑费率上浮,最高上浮幅度可达60%。这意味着酒后驾驶违法行为除了要接受法律制裁外,还ц将付出更多的ↇ经济代价。⿴

"酒ミ驾"及其所造成之损害,是汽车时代所难以避免的社会问题。在法律的范围内,对酒驾进行严惩︱︳是没я有任何争议的。但酒驾与交强险费率联系浮动机制设置的合理性却要打问号。

从▍"交强险",到"扣分&quoⅡt;、"扣驾照",再到"罚款"、"拘留","∞;酒驾"非但没有被遏制住,反而如野草般疯长。所以,笔者以为将&quoчt;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Э起来固然是遏制"醉驾&qыuot;的一种措施,但绝不是唯一的手段。如果说遏⿸制"酒驾"是国家的政治或者法律行≤为,那么民事、经济、行政和行政责任显然比"酒驾&╥quot;与交强险费率联动起来"给力&‥quot;得多,提高民事赔偿和罚款额度或者治安拘留、劳动教养,甚至︰醉驾入刑皆属于法治的范畴。如赔*偿归受害人,罚款则ω上缴国库。用商业的手段将&quo▼t;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,由此增加的保险Σ费却进入企业的&卌quo↘t;腰包"░;。所以,将"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,既违反行政处罚法和公平▇█交易原则,其合法性也值得商榷。

笔者以为,交强险从诞生♦那天起,就"绯闻不断"。将"酒驾&quΨot;和交强险联动起来,很难说没有牵扯到经济利益。将&q▀uot;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起来固然在客观╞上增≥加了违法者的违法成本,但车主与保险人在本质上是民事●合同关系◙,保险人提高保费属于合同ψ变更行为,未与车主协商▲而单方变更,显然与♥《合同法》合同内容变更∩需协商的原则相悖,保险人"找个理由就能涨价"是否有点▕太霸道了呢?有关部门未经听证或者公示程∴序就将"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起来是否也涉嫌利用行政权力为交强险提价、为保险人谋利呢?

交强险属于非盈利的公益性险种,但据说"不盈利、不亏损"的交强险每年有超过40►0亿元的暴利,公益险种实际却并不公益。据预测,到2020年,我≒国私∈人汽车的数量或将超过一亿辆,但是我国的相关立法★却明显落后。笔者以为,"酒驾"需要严惩,措施方法也很多,但将"酒驾"与交强险费率联动起来的做法不管表面的措辞如何华丽和委婉,恐怕皆难以掩饰变相敛财的企图。

卐 ▁▂▃▄

ξ ☆ 『